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我去看了他以后我就可以安心的去过我自己的生佚名 发布日期:2018-12-28 13:07 浏览量:
我去看了他以后我就可以安心的去过我自己的生活了呀

12月14日至17日,省委书记骆惠宁在京分别与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要负责同志举行会谈,就支持山西高铁建设、推动产业合作、加快军民融合产业园区建设等重大问题深入沟通对接,形成高度共识。省领导楼阳生、林武、张吉福、王一新分别参加有关会谈。

159年来,历届世博会以“进步”作为核心主题,不断推动人类文明迈上新台阶。上海,将成为一个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新起点

人们排三个小时的队,就为了听一首耳熟能详的儿歌:“玛丽有只小羊羔,羊毛洁白如雪花,无论玛丽去哪里,羊羔都会跟随她。”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与耳朵--这么小的机器,怎么能藏得下一个人?看着长长的队伍,这台机器的发明人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名叫爱迪生。

“普罗米修斯给人类偷来了天火,爱迪生却把光明带给了人类。”这是人们对这位伟大发明家的赞誉。

爱迪生与世博会有缘,他的所有重要发明,都是在世博会上引起轰动、走向世界的:1876年费城世博会,爱迪生发明的电报机首次展出;1878年巴黎世博会,钨丝制作的白炽电灯亮相;1881年巴黎世博会,一台重27吨、可供1200只电灯照明的发电设备让参观者瞠目结舌;1888年澳大利亚墨尔本世博会,留声机首次亮相;1889年巴黎世博会,一个高达13米的巨大白炽灯成了“明星”;1893年芝加哥哥伦布纪念博览会,真空电灯照亮了整个展览馆

不仅是爱迪生,从鲁米埃兄弟的电影、柯达公司的照相机到美国无线电公司的电视机,从跨越生命全过程的婴儿箱、光机和火葬炉,到萨克斯管、明信片、圆珠笔、鲁比克魔方,乃至蓝带啤酒、冰淇淋、口香糖,这些以世博会为媒介走进大众生活的“好东西”,可以打出一份厚厚的清单,连公共厕所也是从首届伦敦世博会的“水晶宫”里诞生的

有人说,如果把一种发明看成“文稿”和“排练”,那么到世博会展览才是最高规格的“发表”和“公演”;还有人说,想要认识近代人类的进步吗?有条捷径,那便是认识世博会。“一切始于世博会”的名言能得到广泛认同,就是因为世博会的发展历史也是人类近代文明的编年史。

如今,上海世博会开幕在即,人类近代文明编年史的最新一章,将从中国写起。这一章的重要内容,将是“世博会推进中国创新型国家建设”。

世博会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被贴上了创新的标签,成为世博会永恒的主题。今天的中国,正行走在新型工业化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道路上。上海世博会必将在这个古老的国度进一步激发创新激情,推进中国现代化的前进步伐。

无数巴黎人围在一个钢铁怪物前,啧啧赞叹。这一届的巴黎世博会上,展出了一尊重达50吨、能发射1000磅炮弹的大炮,它的制造者是克虏伯钢铁公司。

盛大的巴黎世博会闭幕三年后,普法战争爆发。3年前在巴黎世博会上展出的克虏伯大炮,轰开了巴黎大门。在这场战役中,法军损失超过12万人,而普军只损失了9000多人。拿破仑三世无奈投降,法兰西第二帝国垮台。

人类每一个文明步伐都离不开科技。曾几何时,科技被当作解决人类所面临的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的灵丹妙药。“以大为美”的理念,几乎贯穿了早期历届世博会。从世界最大的考利斯蒸汽机,到数层楼高的管风琴,乃至给巴黎人先是惊喜后是痛苦的克虏伯大炮,都隐喻着科技的强大和人类的力量。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人们陷入新困惑:科技本身带来的难题如何解决?在人、科技与环境之间,谁是主宰?谁来决定科技力量如何使用?

1958年,二战后的第一次世博会在布鲁塞尔举行,主办方将一个巨大的原子球置于园区中央,表达人类安全、和平应用原子能的愿望。在这一届世博会上,人类开始探索科技与文明、科技和人性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对科学的关注及反思,几乎贯穿了二十世纪世博会办展的整个过程。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人文精神的科技化和科学技术的人文化,已在逐步演变中形成共识。

这何尝不是人类进步的心路历程--从科学的崇拜到科学的反思,从迷信物质到关心人性,从“以大为美”到“以人为本”。

“奇迹”在这座小城发生:斯波坎世博园建成之后,第一批在清冽的斯波坎河上筑巢安家的“居民”,是已经离开此地半个世纪的加拿大鹅,这是在北美洲广泛分布的水鸟之一,此前一直因为斯波坎河污染严重而不愿在此栖息。环境一改善,这些敏感的生灵不请自来。

斯波坎地处美国西北部的华盛顿州,1974年举办世博会时,只有18万人口,成为世博会有史以来最小的举办地。在世博会一个半世纪以来辉煌的篇章中,有的世博会以标志性建筑给后人留下记忆,有的世博会以伟大的展品让后人难以忘记,而斯波坎没有这些东西,但世界为什么至今还对这届小城世博会印象深刻呢?

斯波坎世博会彻底改变了这座曾经美丽、后来被严重污染的城市。曾被工业严重污染的河流,重新变得清澈起来;开幕式上,人们向斯波坎河放归了1974条鳟鱼,来纪念这条河流的新生。

后人这样评价这次世博会:如果说有些世博会向人们演示了电话,有些演示了电梯,那么斯波坎世博会则演示了人类自己的“过失”。斯波坎成为了一个新的起点,一个反思人类发展道路的起点。

从恐惧自然,再到对自然无休止的索取,人类开始寻求与自然的和谐,人类共同面对新一轮发展进步的课题--可持续发展。

烟囱林立,高楼大厦,是新中国成立后人们急于实现的“工业化”象征。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当时的小学课本里这样形容未来的北京:工厂的烟囱里冒着浓烟,像一朵朵水墨画的大牡丹。

时间见证了进步:1994年,“可持续发展”写入中国国家发展战略;2007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建设生态文明写入大会报告。

在上海世博园,绿色、低碳,是共同的主题。追求无污染的进步,是人类拥有美好明天的唯一选择!

大多数时候,世博会仿佛肩负着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宏大使命。但世博梦想,同样属于一个个普通的个体。

黄燕萍,一名普通的下岗女工。2006年8月之前,黄燕萍一家四口“蜗居”在浦东白莲泾一间一室户中,实际使用面积不到30平方米。女儿在阁楼上住了20年,从一个小女孩长成了一个大姑娘。

,搬迁前户均建筑面积仅30平方米,不少家庭数代同堂,许多人梦想搬迁,从黑发人变成了白发人。

当世博动迁的号角吹响的时候,黄燕萍一家成了第一批响应者,签订了动迁协议书。而今,她家的旧址上矗立起了中国馆。她的新家在“三林世博家园”,一套96平方米的小三室两厅,相比过去足足大了三倍。不仅如此,世博家园的环境也让黄燕萍一家人很骄傲,鲜花灿烂,让当年习惯了黄浦江畔随风飘落的烟尘的黄燕萍一家人有些心醉神迷。世博家园还有一个设施齐全的市民文化中心,黄燕萍在这里跳舞

微信公众号
电话